浦之

【7th】■ の ■

名字:■■■■

性别:■

口头禅:■

尾句:■
    
    
    
[场景载入]

[人物载入]

[剧情载入]

[物品载入]

[结局载入]

[……]

[是否继承上周目]

●是

    否

[是否游戏开始]

●是

    否
   
    
     
[欢迎您的到来]

[这是改编自某个漫画的故事]

[您是否需要在开始前了解这个漫画的内容]

    是

●否

[明白了]

[您将作为第七位替身使者进入游戏]

[和主角们踏入旅途]

[祝您有一个愉快的体验]
      
     
      
你睁开了眼睛,像之前的周目一样你躺在床上

如果你就这样起来,就会听到收音机会发出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史提尔

就算游戏的人工智能说了[祝您有一个愉快的体验]

你也对这些感到厌烦了

以往的周目你就像一个乖孩子一样

站在「光」的一方

但是随着一次又一次的重置

你变得足够强大

如果是现在的自己

无论是谁都可以打败

就算站在「暗」的一方

你也绝不会输

这样想着的你

就如同以往周目的你一样

开始了你的游戏

但是却走上了完全不同的路线
    
    
      
你坦然的听着史提尔的话

却在替身出现的一瞬间感到诧异

这不是你所知道的18个替身中的任何一个

哦,隐藏路线吗,有趣

是达到什么条件触发的吗,看来下周目有要做的事了

你这样想着的同时,史提尔的话也说完了
   
   
    
走出家门,无比顺利的到达了学校

无视了那些NPC提供的支线,你径直向主线走去

推开门,原本静止的时间开始流动

里面承太郎在和花京院战斗

无视了承太郎的劝告和花京院的告诫

你进入了战斗

[进入战斗]

●攻击

    技能

    防御

    物品

[对手]

●花京院

[花京院!再起不能!]

[获得达比药]

只是一击,你轻易将花京院击倒在地

RPG游戏就是这点好啊

无论多少次你都会感慨

这个游戏在你做选择的时候

时间永远会为你暂停

这也是没办法的嘛

毕竟你是主人公啊[笑]
   
   
  
快速跳过接下来的剧情

[是否和承太郎等人一起进行旅途]

●但是我拒绝!

你坏心眼的看着众人的表情

[是否和承太郎等人一起进行旅途]

●不能放着不管
   
   
   
无需向NPC道别,你毫无负担的踏上了旅途
   
  
   
灰塔,死亡

弗洛伊,再起不能

犹大,再起不能

波鲁那雷夫,加入

埃米利奥,死亡

修特罗海姆,死亡

暗蓝之月,死亡

加藤,死亡

猩猩,死亡

恶魔,死亡

拉博·索尔 ,死亡

迪加·伏都,死亡

因克,死亡

劳尔,死亡

艾丽斯,死亡

士兵,死亡

银狐,死亡

卡美欧,死亡

蜜朵拉,死亡

菲斯,死亡

乔伊,死亡

恩多尔,死亡

弗洛伊,死亡

温丝,死亡

蜜语甜心,死亡

犹大,再起不能

阿蕾西,死亡

大达比,死亡

宠物店,死亡

书记阿尼,死亡

小达比,死亡

瓦尼拉·艾斯,死亡

DIO,死亡
   
   
   
无比愉快,没有任何难度的你杀死了「光」一方的敌人

而你此刻代替死去的敌人成为与「光」相对应的「暗」

坐在王座上,你向主角们微笑

来吧,我的朋友

是你们[主角]的胜利

是我[主人公]的胜利
     
    
    
不过如此

你俯视着你的「朋友」,发表着你的感想

承太郎还在试图说什么

不过那些话语你不会再去听了

“游戏结束了。”

你向他们下达了死亡宣告

你的替身忠诚的执行你的命令

「斩下」
   
   
   
「世界」归于黑暗

“等等!怎么了!……”

[检测到病毒入侵]

“什么?!发生故障了?!开什么……”

[现在开始清除]

“等等!我还……”

[……]

“……”

[病毒已清除]

[开始运作]

[欢■您■■]

[■■■■■]

[故障]

[■]

[发■■生■■]

[……]
    
    
    
“不要狂妄了!这是我们的世界!”

“痛苦也好!悲伤也好!这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真实的!”

“我们都是真正在这里活着的!”

“你不能再这样肆意妄为下去了!”

“我们……我!会打倒你!”
    
   
   
p.s.

我在努力找自己的写作风格……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所以我的写作风格时刻在变,以及糟糕的文笔,我要努力改善……

这篇属于意识流,想表达什么我自己也没想清楚

我不喜欢事先列大纲,所以是凭感觉来写的

这大概会成为我写的比较正经的文的前提之类的

嗯,应该就这样吧_(:з」∠)_



以及小小,提出来一个问题

作为一个健全的高中生,是抱有什么心情

才能下得了决心去杀死别人呢

大家的孩子对杀死对手不会感到恶心之类的

产生一些负面情绪吗?

我……有点不理解_(:з」∠)_

虽然有抱着杀死对方的决心去战斗

但是真的杀死之后呢?

这样的疑问_(:з」∠)_

孔明!!!我再也不是失明人士了!!!

我要双孔明带狂狗浪!!!!!

……但是,我没想过我能抽出他,所以没狗粮_(:з」∠)_

前途漫漫……

看到没有!日本号啊!

辛辛苦苦卡了那么久是值得啊!石切先生!万分感谢!以及万分抱歉!

对队里的每把刀都抱歉<(_ _)>

但是!为什么!你们全都中伤了!都死活不肯开真剑必杀!

为什么中伤才肯到boss点啊_(:з」∠)_

到现在……我只看到了几把刀的真剑必杀_(:з」∠)_

想了一下_(:з」∠)_

我让压切长谷部去出阵了

一把刀

没刀装

没御守

出阵

两次

好了……开真剑了……

心情复杂

我其实是真的喜欢长谷部的……

真的(●—●)

以及长谷部和日本号的第二个回想好难触发啊

水野的场合

野崎岁也:你好,水野前辈,非常荣幸能和你见面。我是野崎岁也,称呼请随意。

水野伊织:你好,野崎君,前辈什么的,实在担当不起。

野崎岁也:那水野小姐,请多多关照。

水野伊织:请多多关照,野崎君。

【冷场了一段时间】

【野崎君在疯狂翻资料】

野崎岁也:对了!水野小姐!我第一次认识你,其实是在沼人团。当时想着,哇,花京院那家伙终于有了一个不错的结局啊!曾经这样感慨过,但是看到后面后……怎么说呢,抱歉!我真是太天真了!曾经这样大叫着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在水野伊织十分天使的安慰着感情纤细的野崎岁也中结束了!】

毒岛的场合

毒岛正彦:呀,美丽的小姐,真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早点遇见您,此刻我的眼睛里只能看到你,你是否……

毒岛正彦:啊,讲不下去了……再怎么说您是前辈,不能那么失礼。抱歉呐,绫音前辈,所以能请您把铁指虎收起来吗~

水野绫音:轻浮的男人。

毒岛正彦:您怎么能这样说呢~真是伤透了在下的心,我可是对每位lady都非常认真哦~啊,还请您不要拿着铁指虎做出想打我的姿势。

水野绫音:真是难以想象你这样的家伙和我是同类。

毒岛正彦:嘛,绫音前辈的「毒」我是彻底见到了,嗯,或许吧。不过,如果绫音前辈想见到我的「毒」的话,我完全……啊!等等!绫音前辈!这不是性骚扰!不是!

【在混乱中结束了……】

火野的场合

【Cosplay咖啡厅】

火野亚由纪:野崎慧棱……?

野崎慧棱:你好,如你所见,火野小姐,我现在正在打工当中。不介意的话,请稍等一会,我会快就会下班了。

火野亚由纪:啊,好。

【过了一会】
野崎慧棱:请用,赠送的日式轻乳酪蛋糕和加了大量方糖的牛奶咖啡,希望你会喜欢。

火野亚由纪:赠送?可是……

野崎慧棱:不用担心,就请当作等待之余的消遣吧。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

一些话:
非常抱歉<(_ _)>
不敢写太多,怕掌握不住月海桑家的孩子的性格
以上,简短的第一次交流!

@小町月海

【7th同人】忏悔录

「就算会被你怨恨一生,我也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是想让你当我妻子的喜欢哦……」
    
     
      
在陌生的床上惊醒,茫然的环顾四周,无法理解现在的处境。

这里是哪里?

为什么在这里?

……我是谁?
   
   
   
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下床。

哇~好冷的地面……啊,这个拖鞋好可爱,穿上穿上~

包……?嗯……看着好有感觉,该不会是我的?糖!嗯~好甜!

话说回来好大啊,这个房间……而且,好白啊~医院吗这里?

啊,天空好蓝~风真舒服~真是不错的一天~

嘛,如果我还记得自己是谁那就更完美了。
    
   
    
“今天就先休整一下吧,明天要以完全的实力去与Dio战斗!”

虽然已经发现了Dio的所在地,但是天色已接近黄昏,为了让一切的优势处于我们这边,乔斯达先生决定带我们回到了开罗的旅馆,在第二天清晨彻底向Dio战斗!

就算这样这样说了……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呐呐!吕人!我们去玩吧!我们去玩吧!٩(๑^o^๑)۶”面前的女孩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我,以至于我眼前竟然出现了长着犬耳的女孩的形象。

不行,坚持住,伊佐治吕人,绝对不能被东乡旭这丫头带偏。一旦偏了,就可能被她捏着鼻子走。

“不行。”

“哎~很想睡觉吗?(。•́︿•̀。)”

“嗯。”

“那就没办法了(●—●),好好休息吧,我和波鲁那雷夫出去玩了(σ′▽‵)′▽‵)σ,好好期待我给你带回来的土特产吧!(๑>؂<๑)”

“嗯。……嗯?旭,等……”话还未说完,旭就已经跑走了。

什么啊……如果真的认真拜托我的话,说不定我真的会去……

就算这样想,我也说不出口啊。

叹了口气,顶着乔瑟夫先生「和蔼可亲」的笑容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真是的,老不正经啊……乔瑟夫先生,笑什么啊。

认真的洗漱后,在床上躺了下来。

休息休息。

……

「伊佐治吕人先生……请醒一醒……我们在606室恭候大驾……」

……收音机里的声音……果然不能太信任吗……史提尔……
     
      
        
“……你醒了,旭……”

转过头去,看到的是一个茜色头发的男……生?一脸……唔……一晃一晃的,啊,好想把他额头前的头发拽掉。

“那个呐,我忘了自己是谁。所以,你是谁?旭,是我的名字?嗯嗯,我挺中意的哦,名字很酷哟。”

笑着凑到那个男生的面前说着,但是……心中……无法抑制的是?

自己?

“啊,那个,我是……”

“呐,一直待在这个房间好无聊啊,我可以出去的吧,可以的对吧。那我出去转转了。”

不知为什么莫名不想听眼前男生的自我介绍,有种发自内心的焦躁感在让我离开这里。

不要听。
    
    
     
史提尔,阿蕾西亚,巴林……

原本的世界,为了让世界线归正吗……

私心,真心

谎言,真实

这样下去会有人死

不能冒险

死人复生

灵魂,肉体,记忆

命运能量,命运,等衡

……

快点思考。站在太平间中心,我仿佛在用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一般逼迫自己思考。

眼神扫过周围躺在台子上的尸体……

这边是我的祖先威廉·齐贝林,曾经和承太郎的祖先乔纳森·乔斯达一起战斗过。

那边的是乔瑟夫先生的好友西撒·齐贝林,也是我的祖先。

……就和我的父母一样,因为乔斯达和齐贝林之间的羁绊死去的先人。

尸体……唤醒……

这个想法出现在脑海的瞬间,我一拳打到自己脸上。

在想什么啊……我。不可以想着唤醒死者,阿蕾西亚也说了,唤醒是需要命运能量的,而命运是固定的,如果要唤醒死者,必定会从生者那里夺取,况且……不,我有预感,唤醒的代价我必定支付不起。就算是本该被Dio杀死的人们,只要我在明天来临之前,杀死Dio的话,那么谁都不需要牺牲。

可是,我的替身主要是治疗为主,并非没有攻击手段……但是……少的可怜。波纹的话,的确波纹对吸血鬼来说的确十分有用……但是完全不了解Dio的替身能力,而我的能力对方已经摸透了吧……独自一人的话……我能打败Dio吗……

不能再这样想下去了……我要做的只有前进……

“决定了,我一个人就够了。”
   
   
    
就算离开那个房间了,可是这里该怎么走才好呢。

往上!还是往下!

嗯~不明白呢,这个时候如果能来个人给我指路就好了。

……啊,迎面跑来了一个头发竖起来的男人……外国人?

“打扰……”

“喂!旭,你怎么跑出来了,已经没事了吗?你刚才一直看着楼梯,难道……想从楼梯上跳下去吗!不行,快回房间!”

有着银色发色的男人十分亲昵的称呼着大概是我名字的名字,准备将我带回刚才的地方。

灵巧的一躲。

“笨蛋,怎么可能就这样被你抓住啊。有本事,就来追我啊。”

快速远离刚才的男人,做着鬼脸跑开了。

不要碰。
   
   
    
“哟,吕人~真巧啊(。ò ∀ ó。)。……啊,好累_(:з」∠)_。”

本应该是一个去和Dio战斗的,是的!本应该!

到达Dio的所在地时,却发现了门前站着熟悉的女孩。

——东乡旭……

“巧什么巧啊……”理性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回归平静。

“呀,其实啊,刚才看到了你偷偷摸摸的出了旅馆,还以为我看错了,结果去你的房间一看,没想到里面真的没人(ノ ○ Д ○)ノ 。那可真是吓了我一跳,辛好我看到了呢Σ(|||▽||| )。”

“不过呢,说真的呢,太平间真的好吓人啊(╥ω╥`)  ,真亏吕人你可以站在里面不害怕呢。我当时站在外面都快吓哭了。”

“嗯?吕人?不继续走吗?Dio就在前面哦?打完就可以回家了哦?✧٩(ˊωˋ*)و✧”

看着眼前的女孩总喜欢对自己露出傻傻的笑容,心中的怒气再也无法抑制。

“你傻吗!东乡旭!既然知道我要去和Dio战斗!那为什么还要跟过来!”

“……”

“你为什么一直都这样!总是不听我的话!你就不能好好的当作什么都没看见!一切都是错觉!好好的待在旅馆吗!”

“……”

“来的时候也是!为什么要和我一起来开罗!明明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是我的宿命!不是你的!只要不要跟来的!那么就不会受伤!不会哭泣!不会遇到那么多你不能理解的事!我就……”

“……”

“旭,为什么要跟来呢……我对于你来说到底是什么呢……”

“吕人,是个笨蛋。但是最喜欢了,除了爸爸妈妈外,我最喜欢吕人了。所以想帮到吕人,想让吕人更开心一点。我打心底认为哦,能和吕人和大家在一起真的太好了,吕人变得爱笑了哦~如果我没来的话,那我不就看不到了吗,那样我可不要。”

“旭……”我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对自己刚才大喊大叫的行为感到羞耻。更对东乡旭的话感到害羞。

“但是!吕人你竟然吼我!不道歉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刚才还说着让人害羞的话语的女孩此刻却开始耍脾气了。

无奈的不去理会在耳边念叨着让我道歉的声音,开始前进。

呵,我绝对会打败Dio的,然后,一起回家吧,旭。
     
   
   
门。

我的面前是一扇门。

不想打开。

但是为什么我会走到这呢?不明白。就好像有谁在逼迫我来这里。

脑海里有个声音……

「旭,

不要听,

不要碰,

……」

面前的门被谁打开了,我所看到的是

一个台子和一片浮在空中的白布……

「不要看。」

“抱歉,旭,我们救不了他。”
    
   
    
达比,

瓦尼拉·艾斯,亚空瘴气

Dio,世界

尸生人

四场战斗,全部胜利。

“吕人!我们赢了!太好了!”

东乡旭从远处像我跑来,语气中是不加以抑制的欣喜。

真是的,从以前就不知道稳重一点。

这样笑着的我,抬起腿,向她走去……

下一秒,却因为无法控制身体而跌倒,与冰冷的地面接触。

啊,在那瞬间我明白了。

所谓命运能量的等衡,我还是想少了。

原本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

我这样问着还没有消失的史提尔。

「Dio会被承太郎他们打败死亡,而和承太郎一起的阿布嘟噜,伊奇,花京院典明会死。」

「被你们之间的战斗所卷进来的普通人们会被Dio杀死,大概有近百人吧。」

这样啊……本该死去的人只死了Dio,命运能量无法等衡,那么……这个时候命运如果需要等衡的话,是我吗?也对呢……我一个人就够了……呵,命运的不同吗?

这样也好。看着奔到身前的女孩,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你没事真的太好了。但是啊,稍微有点不甘心啊。就这样死去。

“旭,就算会被你怨恨一生,我也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是想让你当我妻子的喜欢……真是对不起,不能一起回家了……”
   
    
   
“抱歉,旭,我们救不了他。”

站在身旁的老人向我这样说,带着悲痛的神情。

我站在原地,无法理解他的话。

为什么要对我说抱歉。

他是谁?

为什么救不了他要向我道歉?

这个老人是谁?

就算脑海里有那么多疑问,我的脚却不受控制的向前走着。

张了张嘴,我应该是想叫出谁的名字,但是脑海中一片空白。

长时间没有喝水的嗓子,在尝试发音,却只是徒劳的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咽。

“……吕人……”仿佛打开了缺口一般,记忆如潮水般涌回。
    
     
     
我的名字是东乡旭,本来是一个普通人,和竹马伊佐治吕人过着普通的生活。

但是某一天,我突然有了奇怪的力量。而且竹马居然一直有这样的力量。

然后出现了一个叫Dio的人,不对,吸血鬼想杀我们。

就这样我和竹马加入了一伙以想救自己母亲的人为中心的旅行团。大概。

然后,在到达最终目的地后,我的竹马决定一个人去打败吸血鬼,我因为担心他,就一起去了。

之后我们很顺利的打败了敌人……应该是happy end才对。为什么变成了dead end呢?

嗯,我的竹马死了,死之前还说什么就算我恨他,他也要告诉我……他喜欢我。

……不想恨他……哪怕就这样抛弃了我……也不想恨……

那就忘记吧,因为记住会很痛,所以我要忘记……

我忘记了,就算是现在也是如此。

看着在台子上被白布盖着的少年,心中不再会痛。
     
    
    
我不会恨你。

因为我不再记得你。
     
     
    
    
     
一些话:

我本来的结局不是这样的_(:з」∠)_

感觉到了虐,以及后期的一点好笑(●—●)

我写的真的是cp?!【自我怀疑】

以及月海桑生日快乐!

……虽然这个不是贺文

但是我会努力在今天肝出来的!

这里是我家孩子!东乡旭的人设!

请自觉想象头发及眼睛的颜色_(:з」∠)_
  
   
   
姓名:东乡旭

性别:女

替身:Mr.Big

年龄:16岁【故事开始的时间】

身高:168cm

外貌:黑色的头发及肩,大部分时候都扎起来

性格:开朗活泼,擅长交谈以及处理人际关系,对待他人亲切,但是真心不明。会在奇怪的地方生气,有时很天然,属于行动派,但是不会特别积极。 

家庭状况:小康,父母健在,养了一只哈士奇【是猫派!虽然狗也十分蠢萌!】

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和谐

注释:

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十分喜欢他

会向竹马撒娇,虽然竹马的反应有时十分冷漠

有一个不错的家庭【父母都是普通人】,没有兄弟姐妹

对恐怖的东西【视觉效果】十分苦手,会害怕到动不了【趁机死死扒住竹马】

但是竹马不在的话,会坚强起来,并变得恶趣味

是个爱哭的人,会对亲近的人撒娇

严重偏科,考试前会拜托竹马帮忙补课[及格线通过]

小时候竹马曾经被杀人犯绑架过,与此同时???

对波纹很感兴趣,但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目前在绝赞练习当中!

爱好广泛,但是没有特别喜欢或擅长的事情,是个半吊子,凡事三分热度

很喜欢帅气的东西,例如机械和冷兵器

一直认为自己的替身超酷的!最喜欢绝望弹!让对方精神崩溃最棒了!(๑>؂<๑)

被敌人近身的时候,会十分凶的直接拿Mr.Big砸人,砸到别人时自己也会痛

本质上来说是个淡漠的人,有时候会冷漠到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明白很多事情,需要一点一点去学习

不明白爱是什么,大家一起做朋友最好,心性还是个孩子

是被箭的碎片刺中而拥有了替身

并不是主人公

并没有齐贝林的血统

「没有你的世界……徒留我一人……」

道路:

七周目时并不是主人公,和竹马一起加入了承太郎一行,真的努力战斗过,在潜水艇线前夕十分痛苦+不安,想过就这样逃跑,竹马也说过让她回去,但是还是坚持下来了【私心】。最后亲眼看着竹马走了牺牲线死去

八周目的主人公【?】,失去了?,医院看护线,没有救到任何人,承太郎线

关于重要的人:

父母

竹马【伊佐治吕人】
    
    
    
题外话:

东乡的背叛线吓到我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东乡啊!

杀人犯那个是看的群里的讨论所想的

解释一下

七周目是个不确定的周目,也是与其他周目最无法链接上的周目

东乡的竹马,伊佐治吕人只是一个可能【不稳定】的存在,及其容易就此消失

八周目东乡所遇到的完全和七周目不一样,父母变了,吕人不存在……一切都十分陌生

以上!

以及cp是伊佐治吕人×东乡旭!








































虽然说了周目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遥遥无期……

我一定要加油_(:з」∠)_

【刀剑乱舞】杂谈5【结束】

“我叫石切丸。你希望治愈疾病吗?……哦呀,不是参拜者啊。”

“……我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信女,欢迎你来到我的本丸,以后请多多关照。”

相当古板的说辞,以至于石切丸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否惹怒审神者了。

之后发现审神者几乎对每一把刀都说了一样的台词,甚至连语气都没变。

这可真是……

————————————————————

在战斗结束后,自己总会拿着御币祈祷,这时审神者就会静静的待着一旁看着。

“石切丸明白什么是「爱」吗。”

某一天,审神者突然发问。

“爱?”

“爱。”

“这可有点难到我了,毕竟这世上「爱」也是分很多种的,比如……”

“石切丸是御神刀啊……”

仿佛是在感慨什么一般,审神者打断了自己的话。

“知道吗?御神刀暗堕时……”

“头发会变长。……为什么呢?”

询问一般,审神者看向了石切丸。

所以说,这可真是……

隐隐的黑气缠绕在审神者身边。

【刀剑乱舞】杂谈4

审神者从未给予他们信任。

这是本丸内刀剑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就算审神者现在在为自己梳毛,也依旧充满戒备。

小狐丸趴在审神者的膝盖上,享受着审神者的抚摸。

“信女大人,您弄疼小狐了。”

“抱歉。……有什么想要的吗?”

“嗯,小狐想要信女大人。”

“给不了。”

“这样啊,那小狐把自己给信女大人吧。”

“要不起。”

“呵呵,真是冷淡的主人。”

“嗯。”

“但是小狐已经是信女大人的刀了呢。”

“不是我锻出来的。”

“您可真是的……”

就如主人所说的那样,自己并不是审神者所锻造出来的刀。

是审神者就任之时由时之政府所送来的三把刀之一。

不给予信任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吗?

“结束了。”

“明白了,那小狐就退下了。”

“嗯。”

有点羡慕啊。

鹤丸国永。

【刀剑乱舞】杂谈3

无趣至极的人。

这是鹤丸国永对审神者的第一印象。

扎着单马尾,穿着巫女服,面容用有灵力的纸掩盖,名为“信女”的假名,没有多少感情的声音……

啊,无趣的就像死掉了一样。

面对这样的审神者,鹤丸国永一直持续着恶作剧。

但是审神者只是看着,仿佛已经经历过一般看着。

终于鹤丸国永想到了能让审神者露出感情的恶作剧。

将信女脸上遮住面容的纸摘了下来。

“满意你所看见的吗。”

审神者只是这样说着。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面前,审神者的右眼失去焦距,上面所留有的是一道伤疤。

刀伤?

娴熟的刀法摧毁了审神者的右眼,夺去了视线,却没有进一步伤害。

这不是普通人类能做到的事……

那……

【刀剑乱舞】杂谈2

平野藤四郎是这个本丸的初锻刀。

他始终记得审神者看到的瞬间是充满了诧异的,似乎没有想过自己能召唤出自己。

随后审神者所露出的笑容,平野藤四郎在之后的时光中再也没有看到过。

在审神者就任的那一天,用时之政府送来的资源在疯狂的锻刀。

原本以为审神者是想锻出一些所谓的稀有刀,但是结果并不是。

“俺是陆奥守吉行啦。难得来到豪华的地方,要抓住世界哟!”

在名为陆奥守吉行的刀被锻出来后,审神者终于停止了锻刀。

用一种快哭出来却依旧保持微笑的表情对陆奥守吉行说——

“啊,可以哦,我会让你抓住世界的。那么,欢迎来到我的本丸,陆奥守吉行,我是审神者——信女,请多多关照。”

这位大人,究竟遭遇了什么呢?